8月到货的集装箱至今没消息!全球海运还要卡多久
发布时间:2021-12-02 14:14:06 点击次数:258

  两年疫情的冲击,让“黑五”越发安静了,往年美国“黑五”的经典开场似乎一去不复返了。圣诞将至,但港口拥堵、司机短缺造成的供应链瓶颈依然在持续,就连特斯拉都坐不住了。近段时间以来,许多美国特斯拉客户遭遇了长达几个月的交付延误,导致他们自掏腰包支付租车和叫车应用程序的费用。供应链问题已经折磨美国消费市场很久了。 

  交付延迟背后,是持续的港口限制和运输成本不断的上升。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情况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德意志银行的分析显示,全球最大的两家航运公司马士基(Maersk)和赫伯罗特(HapagLloyd)的集装箱平均价格在2022年可能上涨30%。

  《华盛顿邮报》在日前的报道中采访了美国圣诞老人服装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该公司原计划于8月到货的货物延误至今没有消息,“有很多需要的物品仍然装在海上的集装箱里”。

  11月中旬,美国西海岸两大门户港口加州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的停泊区和等待区排队船数达到83艘。“这绝对是我们所遇到过的最大规模的单一供应链中断事件,目前物流的运作能力只有疫情前的50%-60%。”美国中心线物流公司首席执行官马特戈登表示。

 

  为了补足货源,不少制造商不得不选择了另一条路子——空运。公仔玩具制造商泰尔(Ty)累计在中美间包机150多个航班,飞跃9700公里运输产品,每架航班的成本在150万-200万美元。(查看文章:港口拥堵,富豪包下150多架飞机运货!美国小企业也熬不住了:自己去中国取货!)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公司面临着停航和涨价的问题。比如,航运联盟THE Alliance计划在12月初停运四分之一的亚欧航线,另一家德国航运公司赫伯罗特则计划将这条航线的费率提高70%。以长度40英尺为国际计量单位的集装箱为例,12月1日起,Hapag-Lloyd从亚洲到北欧的FAK(均一运费率)将增加2000美元至4890美元。

  美线航运同样有大面积停航的风险。由于港口拥堵,此前万海航运表示,其正在将船只从其六条亚洲—美西航线转移到其亚洲内部航线。以星航运Zim已与万海公司一道,将亚洲—美国西海岸航线上的船只改道,并暂停其至洛杉矶的加急服务挂靠至少七周。(查看文章:美线大面积停航跳港,舱位紧张!海运空运价格齐上涨!)

 

  此外,东南亚运费也出现大幅上涨,一柜难求已经开始出现在一些东南亚港口。根据一些市场货代公司的梳理,以及多家船公司新推出的涨价通知来看,东南亚的海运费开始要起飞了!据悉,暴涨原因或与东南亚多个航班取消有关,近期业内刷屏的涨价原因参考如下:


  东南亚泰国线:TRX、CV6撤掉,市场舱位少了900T,CUL撤了一条船,舱位少了500T,PIL和RCL两条船经常不来,舱位少了300T,以上合计1700T;市场原本舱位5000,减少到3300,码头塞港4天,原来14天一个来回,变成18天,每周运力减少22%变成2574Teu。

  以下是达飞旗下专注亚洲市场的CNC本周刚刚发布的涨价通知:

  • 蛇口港至泰国曼谷、林查班港,涨价USD350/700/700

  • 蛇口至仁川釜山等港口,直接涨价USD500/1000/1000

 

  运输成本飙升已经困扰了进出口商家们一年多。根据物流网站Freightos的数据,过去一年,为来自亚洲的货物租用集装箱的成本急剧上升,从中国到北欧的40英尺集装箱的平均价格从2000美元左右上升到14000美元。

  而这样的增长可能给商家带来更大的压力,并且进一步推高物价,因为激增的需求与实际运力供给之间极度不匹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在近期发表的《2021年海运述评》报告中写到,在海运供应链中断问题、港口限制问题和码头效率低下的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未来一年内,全球消费者物价指数将大幅上涨。

  联合国贸发会表示,几乎所有集装箱运输航线的集装箱运费都创下了纪录。目前集装箱运费的水平如果长期持续下去,到2023年,全球进口商品价格可能会比现在增加11%,消费者物价指数增加1.5%。(查看文章:海运成本飙升,明年全球进口价格料上涨近11%)

 

  报告还称,集装箱运费的飙升将增加生产成本,进而提高商品服务价格,对国民经济产生消极影响,特别是对于那些在消费和生产领域高度依赖贸易的小型国家和欠发达国家。高运价还将影响家具、纺织品、服装和皮革制品等低附加值商品,这些商品的生产通常分散在远离主要消费市场的低工资经济体中。联合国贸发会预测,这些类别的消费价格可能会上涨10.2%。

  虽然成本高企,但为了货源,零售商们已经拼了。耐克、阿迪达斯、孩之宝、李维斯、UA等鞋履服装品牌制造商也选择用空运替代海运,绕过美国拥堵的港口。

  在供应链中断的影响下,供不应求的另一个表现是涨价,毕马威分析师琳达•埃莱特称,成本上升影响利润,供应链问题影响商品供应,为大规模促销活动留下的空间已所剩无几。Allianz研究公司高级行业顾问奥雷利恩•迪托希特给出了大致的数字,据估算,今年“黑五”期间,消费者预计要为玩具、服装、家电等多付5%-17%的费用。

  眼下,“奥密克戎”新毒株的出现更加剧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担忧。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认为,如果病毒产生大范围传播的话,可能会对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上的很多生产地产生影响,也会短期之内出现某些货物、某些供应链产业链的供需失衡。更多极端天气和新冠病例暴发的风险也可能再次造成供应链堵塞。

  高昂的运费已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由于近几个月来利润大幅增长,航运公司被指控在费率问题上串通。欧盟委员会、美国当局和英国竞争监督机构都在对该行业进行审查,但还尚未采取任何行动。

 

  不少人也在想办法解决难题。国际航运协会主席Esben Poulsson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的集装箱船正在有序建造之中,并将在未来24-36个月内大幅扩充现有运力。

  不过Poulsson也称,航运业仍然存在一些挥之不去的问题,恢复常态化运营困难重重。比如,劳动力短缺导致海员调换困难以及海员全面接种疫苗的进度非常缓慢。据了解,由于多数国家继续实施旅行限制,以遏制新冠病毒蔓延,这使得一些海员难以往返于船舶、工作场所和居住国之间,再加上调换存在困难,因此有些运输工作无法顺利完成。

  Poulsson还强调,在许多国家要求入境者完全接种新冠疫苗之际,海员们能够获得的新冠疫苗数量非常有限,这使情况变得更糟。



  (本文由海运网综合北京商报、历史文章整理发布)


版权所有 苏州工业园区智慧物流服务平台 苏ICP备075054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