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如何穿透后疫情时代迷雾?
发布时间:2021-04-23 16:13:00 点击次数:166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诸多海运难题接踵而至,但也加快了航运数字化转型的进程。后疫情时代,国际货代将如何应对疫情带来的变化?

  “国际货代企业在2020年的经历可谓跌宕起伏。上半年开始的海运舱位紧张、运价上涨,‘有价无市’的市场情况不断显现,而到了下半年,除舱位紧缺外,集装箱、拖车资源的紧缺也愈演愈烈,‘有货运不出去’成为常态。”在日前召开的“后疫情时代国际货代一代企业路向何方”在线研讨会上,对于2020年全年航运市场的表现,上海沃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温铭总结道。如何完全定义后疫情时代货代业发展的特征,目前并没有明确结论。相信随着跨境电商等贸易方式的兴起,货代转型也势在必行。

疫情中的风云变幻

  疫情给航运业带来的影响前所未有,整个航运供应链受到巨大影响,缺箱、爆舱、高运价等一度成为2020年航运关键词。

  上海巴士悦信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黎就表示:“去年的航运市场表现,是自改革开放以来没有遇到过的,整个产业链包括船公司、货代等环节都遭受了重挫。”

  从整个航运业来看,2020年年初,受春节歇工期及疫情暴发双重因素影响,导致我国进出口几乎完全陷入停顿,只有防疫物资的运输需求高涨,但其报关、清关较为特殊,让整个货代业倍感压力。

  后续,随着我国复工复产平稳推进,国内港口陆续恢复运营,进出口贸易得以正常运作。但随着海外疫情的蔓延,加之欧美等主要进出口国家和地区疫情防控不利,使得全球贸易遭受重挫,多国海港和沿海城市面临封闭和经济中断的威胁,航运需求也展现出了先抑后扬的态势。

  尤其在下半年,缺箱、爆舱、跳港等问题让货代企业频频叫苦,甚至在货代间,流传着“提箱各凭本事,刷单全凭运气”的说法。

  “疫情后期,全航线运价都在持续走高,之前我们可能更多地考虑舱位以及整箱运价等问题,但是缺箱的情况出现之后,还需要将箱源的紧缺问题考虑在内,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天津滨海松昌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助理王媛媛直言。

  严重的缺箱状况还将直接影响交货期,特别是遇到信用证时间上有明确要求或是面对具有一定时效性货物的运输,这一问题就更为严重了。

船东电商化下的取舍

  在遭遇困境的同时,后疫情时代数字化发展的高歌猛进也为整个航运业带来了深度变革,航运业务线上化、数字化的转型成为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航运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也都开始着手向数字化方向转型。尤其船东电商平台的推出,使得传统货代的经营模式发生转变,尤其以往完全靠“差价”获利的传统货代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

  自马士基电商平台Maersk Spot推出后,多家主要船东上线了航运电商平台,其中包括中远海运集运Syncon Hub平台、海洋网联船务(ONE)推出的eCommerce平台等,2020年,上述平台借助线上优势,在业务开展中屡屡获得突破。

  对于货代而言,船东电商平台的推出,让舱位、运价、船期等信息都能明确查询,并将其成本、销售价格公开透明,但也让差价变得透明,进一步挤压订舱代的“操作空间”。船东电商产品对预订舱位进行了管控,对于退关的订舱收取较高的退关费,对货代的预报和精准订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挑战。“船东电商平台的推出,货主能够从平台获得透明的运价,使得货主很可能会考虑压缩货代数量,或是在订舱过程中只支付手续费,而非给货代提供差价收入的机会,这将会给货代企业带来较大冲击。”陈黎说。

  不过,对于货代来说,这并非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优化自身业务构成和升级的契机,同时,还可以通过与船东电商平台的配合,提升舱位利用率。陈黎认为,实际上,同Maersk Spot类似的船东电商平台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以Maersk Spot为例,其舱位保障、订舱还需要提前预留,后续,货代企业可以根据大数据,依托以往的数据量,通过提前和相关船东预定一定量的舱位来提高舱位利用率。

  此外,船东将一些票务平台通用的退票规则引用到了航运业,采取了退关费、亏舱费等措施,也就是超出船公司规定的时间段外取消订舱,需要付出一定成本,从而确保装载率。从货代企业角度来说,可以结合以往的退关率,将退关的损失,平摊到所有的订舱数据上,从而实现成本覆盖。而且由于当前供应链扁平化现状,线上沟通的便利,使得货主同货代间的效率沟通更高,货主反馈得更及时,退关率相比以往有所下降。

  “我们公司采用该模式,经过了半年的运行,和船东电商平台间运营较为畅通,也能最大程度上满足现有的客户需求,并在一定程度上丰富货代企业对供应商的选择。”陈黎表示。

  天津滨海松昌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WEconsol云平台CSO董欣乐则认为,目前的船东电商化现状,给中小货代企业带来了诸多便利。以往,在所在地不同的条件下,货代向船企订舱,需要通过订舱代理,进行间接地订舱付费,现今,全国各地的货代都可以通过同一平台,用账号在任何一个口岸的船公司订舱,在线上付款、结算。

  未来,订舱服务的内容可能弱化,但中小货代企业需要及加强在落地操作方面的服务,如仓储服务、车队运营等。董欣乐认为,货代企业的服务要扩大到客户端,即获客方面。目前,数字化带来的便利,让货代企业基本采用了线上获客的方式。线上获客是一个综合成本非常低的渠道,将有利于中小货代企业的发展。

跨境电商的机遇与挑战

  在数字化之外,后疫情时代的货代还面临贸易方式转变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温铭认为:“当前,贸易的形式已经发生了转变,已经由一般大宗贸易的形态转向为碎片化、精细化的跨境电商形态,而且在不断增长,这对于货代企业来说是个挑战。”

  这样的挑战来自于货主对于时效的严格控制。“尤其是疫情防控期间,客户会更加关注时效性。以往,货主对于整柜货物的运输,20—30天到港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现在货主更加强调某个包裹在几天或者十几天之内能够到达指定的仓库,具体的交货时间会精确到某日,甚至是小时。”陈黎表示。

  对此,一些货代企业已经开始了面向跨境电商业务的转型。上海欧坚网络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云贸通平台总经理张辉分享了欧坚的业务转型实践。

  他表示,集团很早就成了跨境电商事业部和仓储事业部,对仓储物流基础设施、流程、信息化进行一系列的改造和升级,推出一站式的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同时,其仓储事业部很早就考虑到了跨境电商带来的挑战和机遇,在面对跨境电商业务时,在仓储物流和清关效率方面进行了流程再造。

  目前欧坚集团正在进一步推进传统贸易和跨境电商的业务整合、数据整合以及供应链的延伸,未来还将传统贸易的数据和跨境 电商数据结合起来,以更好地抓住贸易碎片化、全球本地化、消费个性化的机遇与趋势以更好地赋能、促进业务发展。

  此外,他也认为,当前,仍要通过广泛的行业企业合作,同其他供应链服务商共同探讨,才能应对跨境电商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而巴士悦信也已经成立了相关的子公司来应对当前跨境电商货物迅猛增长的市场态势。陈黎介绍称:“目前这家子公司的业务还是集中在美国市场,借助美森等公司的快船,或者一些船公司的固定班期来进行运输。在整个运输全程,我们会跟收货人、发货人保持密切沟通,从进仓到海外交付,随时关注货物状况和进展。”

  此外,他还表示,中小货代企业在后疫情时代以及电商化的大环境下,应该同大型货代企业合作,尽可能在业务方面有更多融合,利用大型货代企业的优势,来延伸业务,满足客户新的业务需求,以加大中小货代企业的业务优势。

  “就目前来看,我们认为跨境电商市场还会不断增长,尤其是境外市场。”陈黎称。


  来源:中国水运报


版权所有 苏州工业园区智慧物流服务平台 苏ICP备075054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