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跑马圈地,一边是低价抛售,快递驿站陷发展迷局?
发布时间:2021-01-06 14:06:09 点击次数:315

  近日,《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在咸鱼上发现不少抛售快递驿站的帖子,内容显示“10~16万元的转租费就可以接受日均派件800件的驿站及其各种配套设施”。而自今年以来,在全国各大城市不少小区出现了快递驿站遍地开花的现象,一个小区甚至开出3~4家驿站,形成了激烈的竞争态势。


  一边是加盟商在低价抛售,另一边却是快递企业的跑马圈地。快递驿站的发展似乎已陷入迷局。

 

  01

  驿站遍地开花,功能不断扩展

  12月8日,在北京朝阳区开了一家快递驿站的小于告诉《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该驿站在高峰运作期平均每天大约存快递800票、发快递50票,收益有400元左右。如果赶上双十一、618等电商大促,收益能翻一番,刨除店铺的租金费用,驿站每月的收益大约在7000元左右。


  以北京为例,目前驿站快递收入主要分两部分,一是快递小哥将快递放在驿站,用户上门自取,通常每票驿站可收派费0.3元,大件0.5元;另一部分是收快递,每票能提成1元左右。


  除去快递带来的收益,驿站在引流方面的能力不容小觑。去年,阿里巴巴财报曾发布一组数据,显示菜鸟驿站日均服务包裹量占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的10%以上,这意味着阿里零售平台每10个包裹中,就有1个是通过菜鸟驿站送达用户,驿站包裹带来了可观的人流量。因此,快递企业希望以包裹流量,带动增加店内其他高频、刚需服务,让流量给商品制造坪效,增量利润。所以,菜鸟驿站今年6月底开始从单一快递免费保管到加入团购、洗衣、回收等业务,顺丰驿收发则扩展送水、团购、送餐等服务。


  不仅是快递驿站增加销售的板块,不少便利店也在积极的引入快递驿站的功能。兰州市七里河区百世快递分部负责人叶盛茂今年9月在接受《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目前他所在片区内一半以上的快递驿站都和便利店、小超市等进行了合作,而因快递取件引入的商流平均能为这些商超每天增加近500元的收入。同时,在太原拥有上百家连锁的某便利店也看到了快递驿站的引流功能,在今年上半年引进了百世邻里系统,并达成协议,只要通过百世邻里系统取件进店的客人都会付给百世0.01元/人。“虽然金额很小,但是这是快递驿站开始走向盈利方向的标志。”叶盛茂告诉记者。


  年初,在快递柜收费风波和疫情期间“无接触配送”两股东风的裹挟下,快递驿站今年呈现出明显的发展势头。今年6月,顺丰旗下的“易收发”品牌正式升级为“驿收发”,为用户提供包裹暂存、代寄等服务的同时,扩展送水、团购、送餐等便民服务,为用户提供多元化的“最后一公里”一站式生活服务;圆通速递旗下妈妈驿站线下加盟合作数量已经达到1.6万多家;百世集团2015年布局的便利店——百世邻里已覆盖24个省、51个核心城市、店铺达2000多家;中通快递旗下的兔喜快递超市2017年启动加盟,到2019年11月已覆盖全国32个省份的一、二线主流城市;此外,申通快递也于今年8月推出了自建的快递末端门店品牌“喵站”。


  对于不少白天不在家中或者出差较多的用户,快递驿站可以代存快递。从这个角度来看,快递代收点作为快递末端服务的一种补充,为用户提供了一定的便利性。“快递放在快递驿站,用户无需担心不在家的时候快递员派件,也不用费时间和快递员沟通二次派件的问题,更不用担心期间接不到派件电话。”12月9日,快递专家赵小敏在接受《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递驿站是让快递末端更加多元化的方式,能够满足用户的不同需求。

 

  02

  驿站发展面临三方面问题

  虽然快递驿站既能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需求,也能带来商流,但也必须看到,现在快递驿站发展还存在着不少问题。


  赵小敏指出,目前的快递驿站主要有三大问题。一是快递放在快递驿站是否合法化。在《快递暂行条例》中规定,未经收件人许可,快递员直接将快递包裹放入快递柜、快递代收点等行为将被视为违规。赵小敏告诉记者,“现在不少快递员将快递放至驿站时都不会事先取得用户的同意,而是放到驿站后短信通知,快递员现在的工作反而更类似于货运司机了。”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不少用户对于这种私自放在驿站的行为非常抵触。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卫女士告诉记者,有时候家里会买一些大件商品,由于她家住6楼还没有电梯,希望快递员能送货上门。“我们出了快递费,大件我们也愿意出上楼费,但大部分快递员会把快递放在驿站,短信通知一下了事。虽说我家距离驿站只有两三百米的距离,但是我也得找个小推车把快递推到楼下再自己搬上来,很费事。”


  赵小敏认为,快递驿站发展的第二个问题是服务不到位。由于快递驿站大部分都是夫妻店,人手并不充足,不能提供将驿站内的快递送货上门的服务。“这就出现了无法满足用户多元化需求的问题,尤其是那些不方便出门的用户。”同时,快递驿站也存在丢件风险。对于有取件系统的快递驿站来说,这一风险相对小,但不少快递驿站都是设在便利店,取件全靠名字和手机号。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家以经营饮用水为主的快递驿站,《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看到,取件人只需要提供所住楼号与姓名就可以把快递取走,并不需要提供其他信息。


  第三,限制快递驿站发展的不仅仅是服务能力,还有无序化的扩张。不少小区的快递驿站已经不止一个,北京一家驿站的经营者告诉记者,他们所在的小区有住户1000户左右,目前已经开了4家快递驿站,各家的存件数量竞争激烈,除去房屋租金后几乎挣不到钱。而即使在快递驿站的基础上加上其他“副业”,依旧面临经营困境。“小区有其他专营的连锁便利店,供应链更加成熟,价格也能压到更低,所以选择在驿站购物的用户并不多。”该经营者告诉记者,“现在有些快递驿站已经开始抛售了。”


  “快递驿站给用户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但如果不进行体系化的管理,反而会造成末端服务的混乱。”赵小敏认为,要尽量改变目前快递驿站存在的问题有两个主要对策:一是快递企业需要对末端的快递驿站进行有序布局,扎堆式的跑马圈地纯属浪费资源;二是快递企业需主动作为,对一线的快递员进行有效的奖惩措施,主动为用户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服务。


  来源: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


版权所有 苏州工业园区智慧物流服务平台 苏ICP备07505443号